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編委風采 ->> 正文

        科技期刊如何服務于創新型國家建設

        作者: 時間:2014-09-10 點擊數:

        —中國科技期刊的“三步走”

        清華大學出版社期刊中心, 100084 ,北京

         

        中國科技期刊是“科技夢”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目前卻難以充分發揮服務科技創新、產業進步、企業發展的作用?;?/span> 2020 年建成創新型國家的目標,筆者提出了科技期刊“三步走”的發展戰略:第一步,實施“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提升我國英文科技期刊的國際地位;第二步,改革與發展并重,建立國際化的英文科技期刊出版單位和發布平臺;第三步,重視雙向譯介,推動中文期刊的國際化和英文資源的本土化。

        關鍵詞 科技期刊;創新型國家;期刊出版單位;發布平臺;雙向譯介

        李源潮同志在第十五屆中國科協年會上談到:“中國夢應該包括中國人的科技夢,這就是到 2020 年把中國建成創新型國家,到本世紀中葉將中國建成世界一流的科技強國?!?/span> [1] 作為科技期刊工作者,筆者深深地感受到,我國科技期刊是“科技夢”必不可少的元素。 1985 年,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盧嘉錫說過:“對科研工作來講,科技期刊工作既是龍尾,又是龍頭!”然而,我國科技期刊目前很難擔此“龍尾”和“龍頭”的重擔。而且如果自身不積極鍛煉、又不加強營養,科技期刊的身子會越來越弱!

        2013 8 1 日, 4 位中國科學家在美國出版的《科學》(《 Science 》)上撰寫題為《改革中國科技 》(《 Reforming China s S&T System 》)的文章,指出中國的“科學研究與商業已經脫節數十年,只有極少數的研究成果轉化為了創新技術和產品。中國企業對國內不抱什么希望,只好依賴于國外的核心技術” [2] 。

        科技期刊是傳播創新成果的主要媒介。在過去的一二十年里,中國各級政府、各管理部門、各高校和研究機構,都鼓勵把最優秀的成果發表到歐美的科技期刊上去了。曾經有中國頂級的科學家說過,一年甚至幾年不看中國的期刊,不影響他們的科研工作。中國最好的科研工作往往是體現“兩頭在外”——科研儀器從國外進口,論文“出口”到歐美。在現行的以歐美為主導的學術出版體制下,我們不用說進口儀器要花大價錢,“出口”論文也是要花大價錢的!

        且不說“中國企業對國內(研究成果)不抱什么希望”,由于我們“出口”的論文絕大多數是英文的,又有多少中國的企業會關心、能關心中國的科技界在國外發表了什么創新成果?即使還有一部分企業關心國內的科技期刊發表了什么論文,由于我們最好的成果都發表到了歐美,中國企業對國內科技期刊的關心還有很大意義嗎?中國的科研工作、科技期刊工作如果不能服務于科技創新、產業進步、企業發展,不能最終服務于明天的生產和生活,其生存的價值又如何體現?

        從現在開始,到 2020 年,滿打滿算也只有 6 年。 6 年,真正的彈指一揮間。

        6 年,要做的事情太多。中國目前的科研體制、科研評價制度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扭轉。中國有 5 000 多種科技期刊,大家齊步走服務于建設創新型國家也很難。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我們認為,中國科技期刊分三步走是比較合適的。

        第一步,實施“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提升我國英文科技期刊的國際地位。

        我們首先要承認現實,即英語是當今世界上科技傳播和交流的首選語種。我國英文科技期刊數量很少,而且國際影響力也不高。截至 2012 年底,我國只有英文科技期刊 230 種左右,而日本有 300 多種。全世界有 5 800 多種英文期刊被 SCI 收錄,中國大陸只占 2% 左右, [3] 遠遠落后于美國、英國等國家。

        一方面要極力滿足中國科學家國際交流的需要,一方面又要極力提高中國科技期刊的國際地位,實際上是一個兩難的事情,也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古老問題。期刊影響力不大,科學家就不愿意投稿;好的論文不來,期刊影響力又無從談起。有鑒于此,中國科協聯合六部門經過大量調研、反復權衡, 2013 年下半年開始實施“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簡稱“期刊影響力計劃”)。這個計劃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通過 3 6 年的努力,把一部分具有世界影響的研究成果(這其中當然包含中國人的成果?。┪轿覀冏约旱挠⑽钠诳习l表,以提升中國期刊的國際地位。

        好的稿源是期刊最重要的營養,國家給期刊提供好的稿源,或者幫助期刊爭取好的稿源就是源源不斷地輸送營養。過了這個“外源”營養輸送期,我們的期刊自身強大了、成了龍頭了,好的研究成果就會找上門來。如果我們有了幾十個、上百個這種有國際影響的期刊甚至是國際頂級期刊,我們就有資格在全世界范圍內廣納各國優秀成果、為我所用,去做期刊強國、科技強國、創新強國的夢。

        按照現有設計,“期刊影響力計劃”除了要提升已經創辦的英文科技期刊的辦刊水平、經營能力,還要根據我國科研優勢和世界發展趨勢培育一批新刊、擴大期刊種數。 2012 年中國科協在其“學會能力提升計劃”中有創辦新刊的項目; 2013 年的“期刊影響力計劃”也有對創辦新刊的資助。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這些創辦計劃也給予了大力支持??萍计诳?,尤其是英文期刊,既要瞄準國際前沿創辦,還要爭搶先機。在此我們除了對中國科協、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等六部門支持創辦英文科技期刊表示欽佩外,建議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針對英文科技期刊試行寬松政策,簡化英文科技期刊創辦和變更的手續調動科學家和有實力的出版單位參與辦刊的積極性。從創新的角度看,這也能夠為一批國內頂尖的科學家、海外優秀的華人科學家搭建在國際科技界表現的舞臺,通過組稿、審稿、宣傳等辦刊細節聚攏“人氣”,讓中國的科學家對由中國的英文科技期刊擔當中國科技創新的“龍尾”和“龍頭”的重任充滿自信,找到辦中國精品期刊的規律,成為中國科技期刊界整體騰飛的“排頭兵”。

        第二步,改革與發展并重,建立國際化的英文科技期刊出版單位和發布平臺。

        在“期刊影響力計劃”實施一兩年后,可以邁出中國科技期刊服務于創新型國家建設的第二步。這一步力爭做兩件事:一是加快優秀科技期刊出版單位的體制改革,建立國際化的英文科技期刊出版單位,二是建設國際化的英文科技期刊發布平臺。

        隨著文化體制改革的深入,科技期刊的改革提上日程, 2012 8 月原新聞出版總署出臺了《關于報刊編輯部體制改革的實施辦法》,但卻引起了不少人的反對,這在其他文化領域的改革中是不多見的。究其原因,其他文化領域經過 30 多年改革歷程已然培育了一批具有一定經營能力的實體單位,而在我國學術期刊界中卻不多見,在 200 多種英文科技期刊中這樣的先行者更是少之又少。這就難怪大家驚詫了!因此,我們需要從期刊的政策上研究如何在主管和主辦單位的體制下充分調動、發揮出版單位的積極性,研究好英文科技期刊“出版單位”這一課題,打造幾個國際化的英文科技期刊出版單位,鼓勵它們做大做強。

        目前在英文期刊出版方面,有的出版集團已經在籌劃,比如中國科技出版傳媒集團;還有的出版社在試水,比如清華大學出版社。但對于如何理解和行使“出版單位”的權利和義務,“出版單位”和現存的主辦單位如何雙贏,大家都有迷惑的地方,亟須制定和出臺配套政策。筆者認為,可以將某些已經完成轉企改制的出版單位作為試點單位,鼓勵有意向的主辦單位將其學術期刊歸屬或變更為試點出版社出版,采取學術編輯與出版經營分離的方式,由主辦單位的學術編輯部門主要負責組稿、審稿等學術工作,出版單位統一生產、集中經營。

        與出版單位改革密切相聯系的還有中國英文科技期刊發布平臺的建設。人有遠慮,也有近憂?,F在中國科技期刊國際化的瓶頸或最大困難就是我們沒有自己的有世界影響的期刊發布和利用平臺。我們的期刊要走向世界,有更大的讀者范圍或者說有更大的被找到、被利用的機會,缺的就是一個影響廣泛的網絡平臺。中文期刊國際化既有論文語言的障礙,也有發布平臺的限制。我們的英文期刊要走出去,目前大多也只能是借“船”出海。一旦我們上不了這個“船”或這個“船”出了問題,我們期刊的國際化就更受阻礙。

        在某些科研評價政策的驅使下,我國科研人員把自己科研成果的首發權、一定時限內的著作權無償甚至花錢交給國外期刊,科技信息資源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近年來,同方知網、萬方數據等期刊數據庫大力開拓境外銷售,已初步占領境外中文市場;雖然不少國內英文科技期刊的全文也會放在這幾個數據庫,但由于國內好的英文科技期刊全部都由國外出版機構負責海外發行,所以這幾個發布平臺上的英文期刊收效甚微。隨著發布平臺逐漸應用了大數據、云計算等互聯網技術,它對科研創新的引導、成果的發表與評價越來越產生全面、深入的影響,也加速了成果推廣和轉化的進程。因此,我們建議抓住期刊出版體制改革的機會,適當整合一些國內外出版和網絡資源,通過國際化的期刊出版單位建設一兩個期刊規模較大、網絡技術領先、營銷體系健全、經營管理規范的編輯、出版、發布和利用平臺。

        第三步,雙向譯介還是很有必要的,要推動中文期刊的國際化和英文資源的本土化,使科技期刊成為國家創新的重要媒介。

        中國科技期刊要在建設創新型國家中發揮作用,根本上要為中國的企業、中國的科研做好服務工作?!吨泄仓醒腙P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建立產學研協同創新機制,強化企業在技術創新中的主體地位,發揮大型企業創新骨干作用,激發中小企業創新活力,推進應用型技術研發機構市場化、企業化改革,建設國家創新體系?!?/span> [4] 中國絕大多數企業要實現創新,基本上都要靠中文科技信息的傳播,因此中文科技期刊需要扎根基層,苦練內功。其中尤其要重視雙向譯介的作用。我們既要將國外好的東西“為我所用”,也要不斷提高到自己的水平,能夠將國內好的東西輸出海外。前者已經有很多人談過了,這里主要談談后者的重要意義。

        前文提到,英語作為當今世界上科技傳播和交流的首選語種是現實。我們承認這個現實,但不能因此就認為這是永遠合理的、不可改變的?,F在我們實施“期刊影響力計劃”,用影響因子等指標來評價中國的英文科技期刊,是為提高中國期刊的整體地位起到引領作用。在目前的形勢下,我們用英文向世界推介中國的優秀成果是很有必要的。

        但從長遠看,中國要有國際地位,中文就要在各個領域有相應的國際地位(這也許是真正的百年大計)。據筆者觀察,外國人了解中文環境下的當代中國科技應該是最困難的。然而,如果中國有很多在世界范圍內的原創性科研成果,如果我們鼓勵這些成果優先用中文發表或中文為主、中英結合,筆者相信,久而久之,外國人利用中文科技文獻的可能性就會越來越大。

        日本的學術期刊國際發布平臺 J-STAGE 在向國際推廣日本英文期刊的同時,也十分重視日文文獻。近年來,日文期刊或日文英文混合刊在 J-STAGE 所占比例逐年提升,特別是兼顧了國際性和本土化的日文英文混合刊所占比例增長明顯。 [5]

        與日文期刊的國際讀者對象相比,中國有明顯的優勢,就是數量龐大的海外華人科研工作者隊伍,因此中文科技文獻更有國際推廣的必要。同時,堅持中文傳播也是提高中華文化凝聚力的使命所在。浙江大學 彭笑剛教授(“千人計劃”入選者,也是清華大學主辦的英文科技期刊《納米研究》副主編之一)就曾經說過:“科學思想如此之深刻、科學智慧如此之美妙。我以為,用母語能展現給讀者科學的真貌已經是大功一件?!?/span> [6] 如果我們一味地把國內優秀成果發表在國外期刊或者只是考慮用英文(外文)期刊推介中國科研成果,中文科技期刊只會越來越被邊緣化,我們期刊界對樹立中文國際地位的貢獻就會大打折扣。

        回到現實,考慮到中國科學家國際交流的需要,我們認為在鼓勵中國期刊用中文發表優秀論文的同時,還有翻譯后向國際推廣的必要。我們認為,中文不應該成為阻礙我國科研成果向國際傳播的屏障。 10 年前,教育部基于將我國科研領域,尤其是高校取得的優秀成果向全球集中展示的目的,創辦了《 Frontiers in China SelectedPublications from Chinese Universities 》(《高校學術文選》)大型系列英文刊物,涵蓋理工文管商史哲等各學科。筆者曾經參與了其中一卷的期刊編輯出版工作。雖然目前該系列期刊都沒能堅持翻譯出版的方向,但筆者認為,要從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高度來充分理解這類期刊的戰略定位——在保證相當多的優秀成果用中文首發的大前提下,堅持科學研究首先為國內建設服務的大方向,同時促進科研成果向國際傳播。辦這樣的期刊,應卸掉其不該承擔的科研評價包袱,也不要用考核發表原創論文期刊的指標去考核它們。 [7]

        因此,在完成“期刊影響力計劃”、出版單位體制改革和發布平臺建設后,到 2020 年前,相當多的中國優秀成果首選用中文發表、中文成果英文化、英文資源本土化的中國科技期刊的第三步要大踏步地走起來。

        習近平總書記 2012 7 17 在考察中科院的時候強調:“要結合實際堅持運用我國科技事業發展經驗,積極回應經濟社會發展對科技發展提出的新要求,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增強科技創新活力,集中力量推進科技創新,真正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落到實處?!?/span> [8] 中國科技期刊在很大程度上被“綁架”成了科技評價的“主考官”,只有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才能迎來更好的發展空間,否則還很難釋放出服務創新、服務產學研結合的能量。

        2013 年底,隨著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中國科技期刊也似乎要進入發展的提速期。教育部在 2013 年底發布的《教育部關于深化高等學??萍荚u價改革的意見》中提出:“要改變在教師評聘、收入分配中過分依賴和不合理使用論文、專利、項目和經費數量等科技指標的做法,減少科技評價結果與利益分配過度關聯?!?/span> [9] 這既為人才評價減負,也為科技期刊減負,使其可以輕裝前進。

        綜上,中國科技期刊的三步走,實際上就是以滿足社會需求為根本,以服務科技創新為動力,通過科技期刊的出版體制改革,將科技期刊服務于建設創新型國家的任務落到實處。

         

         

         

        參考文獻

        [1] 趙國梁,楊惠 . 第十五屆中國科協年會在貴陽隆重開幕 [N]. 貴州日報, 2013-05-26 01.

        [2] 張笑,梅進 . 四名中國科學家《科學》發文探討中國科技體制改革 [EB/OL].[ 2013-12-26].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3/8/280725.shtm?id=280725.

        [3] 中國科協科技期刊國際影響力提升計劃簽約儀式在京舉行 [EB/OL].[ 2013-12-26]

        http://www.cast.org.cn/n35081/n35096/n10225918/14337858.html.

        [4]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EB/OL].[ 2013-12-26]. 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3-11/16/c_132892941.htm.

        [5] 任錦 . 日本 J-STAGE 期刊平臺發展現狀及特點研究 [J]. 科技與出版, 2013 11 ): 98-102.

        [6] 彭笑剛教授的《物理化學講義》后記 [EB/OL].[ 2013-12-2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ca 8a 1c0101ojyt.html.

        [7] 程朋軍,顏帥 . 關于 Frontiers in China 等翻譯匯編類期刊發展的思考——以《 Frontiers of Forestry inChina 》為例 [J]. 編輯學報, 2011 , 23 6 ): 524-526.

        [8] 深化科技體制改革 增強科技創新活力 真正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落到實處 [EB/OL].[ 2013-12-26].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3/0718/c1024-22232784.html.

        [9] 教育部關于深化高等學??萍荚u價改革的意見 [EB/OL].[ 2013-12-26].

        http://www.gov.cn/gzdt/2013-12/20/content_2551954.htm.


        CopyRight@ 2006-2013    版權所有:長江大學期刊社

        捕鱼游戏中心